胜出味的饼

“呐,你知道这个世界的颜色吗?”

在一旁的少年没有说话。

灰色的眼睛里是那个身影哭出来的样子。

【胜出】一棵圣诞树

胜出only

巨ooc

社畜精英咔x圣诞树久

     爆豪胜己在圣诞节的前两天走在人流涌动的街道上,情侣在人行道上来来往往,已经有那么几家店将几颗小小的圣诞树摆在了门口,窗户上的喷漆绘出圣诞老人慈祥的笑脸。

     今年的爆豪胜己还是一个人过圣诞节。

    虽然说他确实想回老家看一看自己的母亲,但眼下这令人烦躁的文件不停的堆在一起,老板却又跑去休假,能处理这些繁琐事的人选就只有他和其他两个员工了。

   "真是麻烦。"

   白色的烟雾随着话语吐露出来,围绕在空气中,随即消散在空中,无影无踪。

    他走进了一家店,店内花花绿绿的彩灯装饰物挂在了数量繁多的圣诞树上,但他一眼就望见角落那棵看起来很普通的圣诞树。

     没有人陪自己过圣诞节,那找个树陪好了。

     匆匆忙忙付完费便扛着那看起来不大的树回到了家,暖黄色的灯在亮起的那一刹,自己便呼出了一口气。

     回到家的感觉总是很好,能让他暂时忘记自己还是一个人。

      爆豪胜己将那棵树安置在了淡橙色的沙发旁,胡乱的从家里的储物间里掏出了快掉漆的星星放在了那棵普通的树顶端。

     "嘁,还真是丑。"

     

      他看了看那棵树,便将那一堆文件放在了沙发前的桌子上,电脑屏幕还开着,微微闪着光,灯光轻轻撒在爆豪的侧脸上勾勒出他的好看的轮廓,红色的眼睛在橙黑色的眼镜之下显得更加鲜红,那双修长的手指握着笔在白纸上不停的来回滑动。

      

      寒冷的风透过纱窗悄悄吹起窗帘,那棵树上的星星在爆豪胜己看不见的时候默默地亮了亮。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爆豪胜己循环着相同的工作,堆成山的文件快让这个社会精英垮掉,整个办公室全是一片哀嚎,他想快点结束这看了就让脑袋发涨的工作。

       忙碌的工作让他忘记了家中还有一棵圣诞树在等着他回家,他只是一回到家便倒头就睡。

      他没有注意到每个晚上的异常。





     圣诞节很快就到了,随之而来的是那堆工作的尾声,爆豪胜己缓缓走出办公楼,阶梯上的冷风顺着门口吹入,打在爆豪的脸上,暖橙色的围巾为他遮挡住寒风。

      他沿着街市走回家,路上花花绿绿的彩灯挂在各个角落,情侣的数量更是多了起来,两人裹在一条围巾里,掌心互相贴合着,缓缓穿梭于热闹的街市中,几乎每一家店都将绿色的圣诞树打扮的花里胡哨,扰乱了爆豪胜己的眼睛。

    

       “妈妈,快看!”

       “麻美,小心一点!”

       “好!唉……啊!”

        一个穿的厚实的女孩戴着顶绒毛帽猝不及防的撞到了爆豪的身上,但此时的他只是想回家,对于那位家长的道歉只是忍住怒火的点了点头。

   

        “咔嗒”房门被打开,轻轻摁了摁,爆豪胜己换下了鞋缓缓抬起头时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那个身影迅速跑到了他面前,露出了笑容,他听见面前的那个男人大声对着自己说:

        “小胜!欢迎回家!我叫绿谷出久”

        “啊!你可能不知道我,我就是那棵圣诞树!”

       “哈?”

      开什么玩笑,大晚上一个头发如圣诞树一般浓密的墨绿色头发,甚至根本没穿衣服裸着在他家东张西望。

      怎么想都是变态吧!

      不过那个位置意外的……很小。

      “小胜……?”

 

     回过神,便撞上了那双好看的翠绿色眼睛,和那脖颈处的锁骨,不禁让爆豪胜己吞了吞口水。

      “你他妈快给我穿上衣服啊!你这个全裸的变态!”他粗暴的把那棵海藻脑袋下摁着,换来的是那个叫作绿谷的人,哦不,应该说是树妖软糯的点点抽泣声,“可是小胜……我没有衣服呀……”

     忍耐住自己烦躁的脾气掏了件白衬衫,套在了绿谷身上,但过于大的尺码穿在那棵树上,像是……男友衬衫?

      不,爆豪胜己,你他妈不能这么做。

      “小胜!圣诞节快乐!”

     那棵叫绿谷出久圣诞树站在他面前笑着说。

     头顶上的那颗残旧星星闪烁着点点光芒。

     是啊,今年还有树陪着自己过圣诞节。

     他承认,有他的感觉还不赖。

  

      天空还在渐渐暗下去,今年的圣诞节格外的温暖。



                     

                       ——The END——







说好的沙雕但被我写的不沙雕了。

可能会有后续掉落(?)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