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味的饼

“呐,你知道这个世界的颜色吗?”

在一旁的少年没有说话。

灰色的眼睛里是那个身影哭出来的样子。

【胜出】All The King's Horses(序章)

前面一部分可以听Mediæval Bæbes的单曲《Return of the Birds》

胜出only

王子咔x魔法骑士团骑士久

序章

上帝将给予你祝福。

     这一日,火灵王国十分热闹,彩旗排列于城内,彩球高高悬于空中,人们欢呼着,交谈着,酒馆的人们喝着最甜美的葡萄酒,美丽的姑娘在人群中转着,裙摆轻舞,一整天仿佛都如热闹的宴会一般,精灵们从迷雾森林飞来,带着他们的祝福与人们一同享受没有终结的宴会。

     火灵国的国王爆豪胜的儿子爆豪胜己出世了,而与他同一天出生的是国王的挚友之子————骑士长的儿子绿谷出久。

     铃声在礼堂的顶端一声声敲响——那是幸福的声响,和平的白鸽向四周飞舞着,鲜花簇拥着,盛开着,教堂响起的是上帝的祝愿。

———————————皇宫内———————————

     皇后爆豪光己看着怀中的孩子,深红色的瞳孔绽放着光彩,这是王的象征,刚出生的爆豪胜己并没有像普通的婴儿一样哭着,而是用红色的眼瞳淡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但躺在绿谷引子怀中即将陪伴他至十岁的玩伴——骑士长之子,绿谷出久用刚哭过红肿的眼睛恐惧的凝视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但他如同墨绿色瞳孔像是远古的迷雾森林一般,神秘而又深不可测。

       两人注定会有不可分割的羁绊。

     殿下,神光女巫已经来了。”

     “嗯,让她进来吧。”

      黑色的长裙轻轻擦过富有纹理的大理石地板,高跟鞋在地板踏出清脆的响声,鲜艳的红唇被巫帽的黑纱轻巧的掩上,低调而又奢华,眼睛被在帽子之下模糊不清,神光女巫轻轻笑着,慢慢弯下了腰用那妖异的声线吐露出古语:

     “我尊敬的殿下啊,我将献上上天的恩赐于这两个幸运的孩子。”

       侍女将国王一行人带到了观望台中的魔法阵中,台下的人们早已期待着这一刻,期待的欢呼声,呐喊声,都寄托了对两个孩子的期望。

       巫女的手中缓缓浮现金色的魔杖,在空中轻巧的滑动着,魔杖随着她的动作撒下点点金光,古老的咒语环绕着整个魔法阵,两个孩子惊奇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全能的上帝啊!请庇护这两个孩子!”

     随着巫女的声音一道清澈的女声缓缓响起:

     他们将会是这个国度最出色的人物,

      王与骑士的命运,

     他们之间永不分割,

     似一道红色的绳线,

     紧紧缠绕,

     他们将接受上帝最真挚的祝福。

    随着漫长的仪式结束,国王与皇后笑着,骑士长与妻子依偎着,全国的人们眺望着两个孩子,笑声传遍大地,传遍整个大陆。

    而两个孩子只是茫然的望着这一切。

———————五年后————————



      “小胜!等等我!”

      瘦小的身影穿着不合身的贵族服饰,跟随着眼前的这个身影,腿上的一些未痊愈的伤口被草药敷着,他小跑着往前前行。

    “绿谷你真的好慢啊!”眼前的这个身影不耐烦的喊着绿谷出久的姓氏,但却没有回头,他像是天生就具有王的气质,皮鞋踏着宫殿昂贵的石砖地板,高高在上,仿佛拥有一切,而自己虽然同被祝福,但却总是什么都做不好,也许自己的出生只是恰巧而已吧,上帝并没有把过多的关注留给自己。

       “知……知道了,我马上跟上。”他努力小跑着过去,与爆豪胜己肩并肩的走着,过路侍者的眼神与他擦身而过,他感到有些不自然。

      金色的光隐隐约约照在他的发梢上。

      

      真好看啊。绿谷悄悄撇过自己森绿的眼睛偷偷看着爆豪的头发。

       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他一样呢?

     “下次可别再轻易的摔倒了。”身旁的那个人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鲜红的眼睛静静看了看绿谷,但绿谷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朋友间的担心。

    “嗯!”绿谷轻轻笑着,拉着爆豪的手向前走着,落地窗的玻璃将温暖阳光洒两个孩子身上。

    换来了爆豪胜己不自然的嘟囔声:“真是的,别笑的这么恶心啊。”


———————十年后——————

      两个人吵架了,友谊不再坚固。

   

     爆豪胜己烦躁的待在房间里,他不想遇到那个处处让他讨厌的废物,但偏偏他的房间就在隔壁,原本尖锐的浅金色头发也被双手扰乱。

     那家伙竟然妄想成为最强的骑士,别开玩笑了,就算是骑士长的儿子又怎样?那样矮小的身板怎能当骑士,怎能会被欧鲁麦特接受,还是想要超越我?那样废物的样子怎么会被人接受!

     别痴人做梦了啊,废久。

      他的双手紧紧握起了拳。

    这是第一次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分歧,绿谷用已经哭尽泪水的眼眶,呆呆的望着窗外,墨绿的瞳孔全是悲伤,他只是昨晚和小胜说了句自己将要去接受骑士学的学习,便被爆豪胜己抛弃了。

   那十年来的相处算什么呢?

   他想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爆豪胜己要那样吼他,想成为最强骑士有错吗?那一天的红色瞳孔染上愤怒,怒视着他,侍者们畏惧的站在一旁,那一声声怒吼烙印在绿谷的心里,那个令他憧憬的背影,只是用冷漠的眼神看了看他,便一人走掉了,消失在黑色的长廊中。

   我真的被上帝眷顾着吗?



——————皇宫外————

    马的啼叫声,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绿谷带着沉重的木箱,踏上了马车,他回头看着皇宫,但并没有自己所期待的那个身影走来。

   失落充斥着全身,他默默的转头对车夫笑着说了句:

      “请把我送到骑士学校。”



        但没人告诉他们,这一次的别离将会是下一次的欢聚。

       骑士与王的羁绊永不分离。

———————————————————

【这次的剧情其实有点改动。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