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味的饼

“呐,你知道这个世界的颜色吗?”

在一旁的少年没有说话。

灰色的眼睛里是那个身影哭出来的样子。

【胜出】距离

        胜出only

        原著向

       【文笔不是很好,还请谅解,写文单纯为了自己喜欢的cp。】

        爆豪胜己一直都知道。

        知道自己喜欢着绿谷出久,但他不想承认。

        这份心情大概在折寺时期就开始渐渐萌发,无个性的绿谷出久紧紧的跟在身后,他装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让他走,但爆豪胜己自己却明白其实只是想让那个小小的身影永远站在他的身后,跟随着他。

         

           他和他距离一直都还可以触摸的到。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个小小的身影开始变化,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开始变化,他以为,自己十分了解绿谷出久,但他在看到一个身影绽放出绿色闪电时冲向那个女孩的时候,他感觉到了——那不是他所认识的绿谷出久。

         

            两个人的距离不知不觉开始了变化。

           

           他和绿谷出久进入了同一个班,但看到曾经那个站在他后面畏畏缩缩的身影,如今却在宽大的教室里与那个棕茶色头发的女孩笑着谈话时,他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的烦躁,有什么东西仿佛要从胸膛破出。

             

           阳光星星点点的透过窗口,映射在绿谷出久墨绿的发碎上,像是给他的头发渡上了一层浅浅的金黄色,他露出了他从没见过的笑颜,是那么的灿烂,但宝石般的绿色眼眸映出的并不是他……

         

                 啊……这样的笑容过于耀眼了……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抽到了同一组。他走向爆豪胜己,笑着对他说:

   

                   “那么,小胜,多多指教了。”

     

            如此陌生笑容,绿谷曾经在折寺的影子像是消失了,那是一个崭新的他,破茧成蝶,在他所摸不着看不见的地方一点点成长。

     

             “砰——”校园绿色的铁线网被重重的锤击着,回应爆豪胜己的只是一阵阵回荡着的金属铁丝声,绿谷的成长使他感到不安和焦急,让爆豪胜己感到绿谷和他距离渐行渐远,永远也摸不着,而自己是那个被甩在了后面的那一个。

       

              与欧鲁麦特对战的那一天,他与绿谷发生了争执,看着绿谷因生气而鼓起的脸庞,和一声声有力的顶撞,他才意识到绿谷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缩在身后的影子,而是能够独当一面的闪耀的英雄了。

      

            但随着成长,爆豪喜欢绿谷的心情也越发浓郁。

       

           又是一次实战演练,看着室内大屏幕上映出的墨绿色身影穿着战斗服,在银灰色管道上,来回穿梭着。他知道,绿谷的动作在模仿着自己,他心中的某一处在悄悄告诉他,他其实“很开心”,但他不想承认,只能像那时一样,怒吼着,装作厌烦着,快步离开这个令他心烦之地,而荧幕上却还在重复播放绿谷展现的“精彩片段”。

   

        黑色的窗帘透出几缕浅白色的月光撒在暗色的房间里,照在那富有轮廓的脸庞上,床柜上的时钟已经超过了八点,但这一夜,爆豪胜己感到自己失眠了,那双暗红色的瞳孔望着黑色窗帘缝隙外惨白的月光,却有些黯淡。

      

         他想到了那次的淤泥事件,黑色的折寺校服包裹着那瘦小的身躯,向他一点点冲来,而他呢,想要冲出那令人作呕的淤泥,却使不上劲,恐慌一下子填满了内心,他害怕这一次会让绿谷受伤,也害怕自己会再见不到绿谷,黄色的书包朝他扔了过来,绿谷救了自己,但自己那该死的自尊心却喊着违心的话语:

      

       “谁需要你来救啊!”

      

       他看着那翠绿色的眼睛逐渐溢出了眼泪,眼眶渐渐变红,却用那颤抖的嘴唇喊出一句话:

        

       “因为小胜你露出了求救的眼神啊!”

        

       他红色的瞳孔倒影出了那个坚定的眼神,这是让他一生都忘不了的画面,在他的心中, 绿谷已经是他的救赎,他的英雄了,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又一次,让他没有办法不去喜欢他。

       

         事后,他看着绿谷被训斥着,而那双通透的大眼睛,似乎又会在下一秒马上溢出眼泪,而自己却收到了许多赞赏,但他并不会因为这些虚假的夸赞而感到愉悦,只是觉得烦躁,想要捏碎什么。

        

        而脑内的画面却又突然转向了林间合宿那一次,他始终没有料到自己会被敌联盟抓到,当自己被吸入黑雾的那一瞬,他看见绿谷不顾一切的冲向自己,想他伸出手,奋力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小胜——!!!!”

        

          他想抓住那只布满伤痕的手,想抓住拿到光,但他却只是弱弱说了一句“别过来”。

         

         他躺在床上,黑色的床被压出沙沙的响声,他用手遮着自己的双眼,不去看那轮月亮,他怕再一次想起那些事情,他有太多后悔的事了,但他的自尊心总让他忍不住做更多违心的事。

        ——————————————————

        那天晚上,他打开了手机,白色光将他红色的眼睛映的发亮,他缓缓打了几个字:

       

         “喂,废久,出来。”

        他不想再逃避什么了,关于绿谷的一切他想知道,包括那一次欧鲁麦特不想透露绿谷的个性也是,他需要好好的和绿谷沟通,他的双脚停留在了那时绿谷打败他的地方,风轻轻的吹着,夜晚显得寂静而又冷漠。他的双眼跟随着那道绿色的身影,当绿谷站在他的面前时,他对着他宣泄着自己的感情,他不想再和绿谷的距离一次又一次的拉远,他想要再更近一些,直到能够触碰的到。

 

        红橙色绚丽的爆破与绿色的闪电在楼与楼之间互相交映着,互相冲撞着,两个少年尽情互相宣泄着,距离在被悄然的拉进。

       绿谷在被自己压在身下狼狈的喘息着的时,他笑了,低下头在绿谷耳边轻轻说着:

     

      “我喜欢你废久,交往吧。”

        那双绿色的眼睛笑了,夜晚的风撩过他的墨绿色发梢,他用嘴轻轻做着口型“好的,小胜”。

       虽说最后被相泽老师抓去罚扫宿舍了好几天,但爆豪胜己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说出了他那时一直说不出的话语。

       两个少年在两端,但却永远被相连在一起,触摸的到。

         

      【第一次写胜出的cp文,写的很乱!!!

         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以后会尽量多产!

     

评论(5)

热度(28)